故乡-空中草原

  故乡—空中草原

  故乡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并没有随着我的离开而在我的脑海里慢慢消失,反而他乡的寂寞让我更怀念她的柔、她的美和她的亲切。

  这最美便是空中草原了,如果你到了这里一定会流连忘返;会觉得自己是否在仙境,是否在做梦,是否在人间。

  春天,整个草原换上了崭新的绿装,仿佛从留着白胡子的老爷爷一下子变成了壮力的年轻小伙儿,百花盛开,百鸟争鸣、雪水融化了,汇成小溪,淙淙的流着。真是人心得以沉静,气质得以升华,品性得以修复。一阵春风吹来,舒服极了!小草弟弟经过与寒风的搏斗,又从新获得新生。

  当热风吹走带有几分寒意的春季时,草原上草儿变得更绿了,花儿变得更艳了,蔚蓝的天空,碧野千里;牛羊成群,骏马奔驰`````有时会下起雨,朦朦胧胧的一片,美如仙境。孩子们呢?他们正在小溪里打水仗呢?

  秋风飒飒,现在傲立于秋风中的佼佼者当然是雪绒花姐姐和菊花妹妹啦!在秋阿姨刚刚来到时,雪绒花那白如初雪的小花开了,仿佛在说:秋阿姨欢迎您。菊花妹妹更是千姿百态!有的一枝独秀,有的孤芳自赏,有的彬彬有礼……田野里农民伯伯收着庄稼,他们累并快乐着。

  一阵北风吹过,百花凋零。天空飘起了一片片雪花,那雪花洁白无瑕,当雪停的时候,就是我们孩子们的天下了,男孩子子们早就耐不住寂寞了,他们冲出家门,在雪地里捏雪球

  打雪仗,我们女孩子们可不像他们,我们在雪地里滚雪球、堆雪人,雪人胖胖的身子,大大的眼睛,长长的鼻子,真可爱!虽然冬天只有白色,带给我们的却是与众不同的感觉,朴素而快乐。

  这里就是独一无二的空中草原!

  美国北部大峡谷的异峪风情让我流连忘返,莫斯科红场的宽广大度让我久立凝望,东京都樱花盛开的时节让我不能错过,阿尔卑斯山脉是我向往的地方,然而没有我的祖国美,没有我的家乡美,没有我的空中草原美。